http://www.swcyyl.com

从蔡文胜到陆正耀厦门互联网没有捷径

  愚人节刚刚过去,总部位于厦门的瑞幸咖啡就给所有股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4月2日,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文件,自曝财务造假,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片哗然。

  这家成立不到三年的新零售咖啡公司,一夜之间从资本神话沦落为众矢之的。紧接着,与瑞幸关系紧密的神州优车也被拉下泥潭,在股价下跌后宣布停牌。

  2018年6月,厦门市、思明区与神州优车、瑞幸咖啡先后签订协议,将两家公司的全国总部正式落户厦门。

  一个月后,另一家一直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公司趣店,也将总部搬至厦门。今年4月初前后,靠互联网金融起家的趣店,推出了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因其创始人罗敏此前曾在多个项目上屡败屡战,万里目的前景并不被看好。

  趣店、瑞幸、神州,3家引入到厦门的互联网公司发展并不顺利;另一方面,生在厦门的本土互联网企业,如美图、美柚、4399等亦长期缺乏新的增长动力。

  一直卖力招商引资增加互联网基因的厦门,发展并不那么顺畅。不禁让人疑惑,厦门的互联网公司怎么了?

  作为中国首批四大经济特区之一,厦门一直有成为互联网新经济公司聚集地的梦想,而比起同时代的其他城市,厦门也更早具备的互联网氛围。

  提起厦门互联网,就无法绕开蔡文胜。从创业者到投资人,蔡文胜亲历了4399、美图、易名中国,这些厦门本土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过程。

  2000年PC年代域名生意爆火,蔡文胜作为第一批创业者进入互联网领域,并凭借着倒卖域名挣得盆满钵满。如今的土豆网、爱奇艺、微博等域名,都是出自他手,厦门也成为公认的“域名之都”。

  2004年,蔡文胜经人介绍与企业家李兴平相见恨晚,随后两人拉上科班出身的骆海坚,创办了4399小游戏;实际上在2002年,4399 就通过注册的空壳公司在厦门成立。

  2005年蔡文胜发起的首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大会,正是在厦门举办。彼时,深圳的腾讯刚给QQ增加了宠物和空间的功能、在线用户数目达到一千万,杭州的阿里巴巴与中国雅虎签订合作协议,收购并接管中国雅虎。如果要论各个城市互联网起步台阶,厦门并不落后。

  移动互联网在国内刚刚兴起,2008年,蔡文胜与吴欣鸿在厦门联手创办美图公司,粗糙简单的美图秀秀随后迅速上线,抢到了第一波红利。

  在移动互联网的概念还没全年普及时,厦门已经拥有众多互联网公司,奔跑在赛道前端。游戏行业的发展迅速,也带动动漫产业崛起。2010年至2013年间,咪咕动漫,以及女性健康管理App美柚也相继在厦门成立。

  2017年10月,趣店在纽交所上市,市值一度超过100亿美元,成为中概股成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厦门市长带队亲赴北京与罗敏交流沟通,邀请来厦门再建一个分支。

  趣店联合创始人何洪佳回忆起那次会谈说,“政府领导开门见山地给我们讲解,把趣店搬到厦门的种种好处”。从“在厦门再建一个总部”的会晤,最终演变为“把公司总部搬到厦门”。

  两度线月趣店CEO罗敏将公司分两批正式由北京迁往厦门。也就在这前后,瑞幸咖啡与神州优车作为厦门市政府招商引资的重要项目,也将总部落户厦门。

  “来了就是厦门人”,厦门将自己所有利好条件开放,只为能吸引优秀的互联网企业扎根发展。

  据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已有119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厦门投资,219家企业总部落户厦门,3家本土企业跻身世界500强。

  然而,拥有先天基因优势的厦门互联网在发展时,并没有深入反思模式巩固根基,而是蒙眼狂奔中,一味的扩张、再扩张;却遭遇重击。

  在蔡文胜的眼里,没有正而八经的商业模式,企业就是依靠一两个“必杀技”,在互联网的空间里杀出一条血路。美图、趣店、神州、瑞幸也皆是如此。

  抓住PC端潮流的4399,并没有顺利跨入移动端。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PC网站逐渐被用户抛弃,4399也及时推出游戏盒变革。在发展后期,其演变为以4399游戏为中心的游戏生态链,需要大量平台用户和游戏资源作补充,但当时4399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2015年8月底,刚转向移动端的4399游戏盒月活跃用户突破650万人,但随着更多移动端游戏的出现,PC端优势无法凸显,4399便迅速滑落。再加上管理层发生股权纠纷,4399成为一种情怀,被遗留在上个互联网时代。

  不同于4399转型失败,美图起步于移动互联网时代,2017年全球拥有11亿用户。美图沿袭着Instagram的路径,以“美”为核心规划了一张广阔的蓝图。从工具到手机再到社交,然而美图的横向发展策略并没有带来联动效应。2016年上市以来,美图公司接连出现亏损,市值从巅峰时期的千亿港元,一度下跌至一百多亿港元。

  手机业务卖身小米,美颜工具市场被众多新产品蚕食。在2019年的互联网百强企业榜中,美图从上一年的第17位跌至59位。即使目前手握千万用户,但一直没有寻觅到新的增长点,增速堪忧。

  搬到厦门后的趣店亦是如此,从2017年上市至今两年半的时间,股价从35.45美元/股下跌到了3月19日的最低1.21美元,跌幅超过96%,市值从最高115亿美元下跌至不足4亿美元。截止发稿前,其市值小有提升,但仍不足5亿美元。

  起家于校园贷的趣店,在政策监管下,营收大打折扣。转而推出的现金贷业务实现了一波扭亏为盈,但现金贷再一次成为监管对象。后来罗敏依靠着开放平台业务,赚取流量费。但在平台流量骤减后,趣店再一次跌入谷底。几番大起大落,使得资本市场对趣店失去了信心。

  而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瑞幸,在短短18个月快速扩张、上市,被誉为资本神话。曝出财务造假后,瑞幸的故事被戳破。

  去年瑞幸在纳斯达克上市,在IPO之前的五轮融资,每轮次的融资金额少则数千万,多则数亿美金。以营销立品牌的“砸钱”战略,被多次渲染的新零售咖啡模式,使得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而瑞幸背后操盘手陆正耀落户厦门的另一张牌神州优车,也暴露出种种问题。风险较高的车闪贷在营收结构中占比逐年增高,受让宝沃汽车股权的交易让外界疑惑。

  瑞幸“爆仓”后,投资者与债权人对神州优车的信心受到影响,4月3日股价跌幅达30%,神州优车于4月7日公告停牌。

  由点到线、再到面,单一零碎的点无法支撑起整个平面,无论对于企业、还是对于厦门皆是如此。

  细数在厦门崛起的这几家互联网公司,无一不是在依靠某一优势和打法迅速壮大,4399凭借PC小游戏、美图凭借一款美颜工具、趣店凭借现金借贷业务、神州和瑞幸凭借着长期的烧钱补贴。短暂的增长是诱人的,然而如何把故事长期讲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随着新一线城市概念的兴起,以及独角兽企业在“北上广深”的生存压力提升,各地政府展开了互联网公司争夺战,互联网企业“搬家”或是“回乡”的故事仍在继续。

  雷军回归家乡,小米南迁在武汉建立另一处小米总部,让人联想翩翩。除此之外,武汉还成为众多武汉互联网公司落地第二总部的选择,猎云网2019年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有几十家互联网企业将落地武汉第二总部。

  成都先后有腾讯加码、蚂蚁金服落地,在《2019年新一线城市互联网生态指数报告》中排名第四,高于广州和杭州。

  2018年4月,互联网共享住宿平台小猪短租宣布在成都落户,今年3月,互联网药店1药网也宣布落户成都。除此之外,人人车、新氧网都将在成都落下第二总部。

  相比同阶段招商引资的武汉和成都,厦门拥有港口的开放优势和互联网基因。但从目前看来,厦门努力多年辛勤耕耘有一定的成绩,但建设互联网新经济中心的成效并不显著,甚至落后于武汉、成都。

  企业在选择新一线城市落户时,往往会考虑人才、基础设施、产业集聚效应等方面因素。厦门相比起武汉、成都,高校人才储备较少,新型技术产业没有形成聚合效应,尚未有巨头进驻,长期依赖旅游业和地产的收支结构,使得厦门互联网缺乏扎实的基础。

  开放优势条件,进驻优秀企业拉动当地经济增长,是一个双方互利的策略。但关键在于如何利用自身长处,合理考虑自己的定位谋求长远发展。一味引进高增长的企业无疑是一个冒险的行为,既会加速企业膨胀,也会过度消耗资源。

  厦门等到了“外来户”趣店,而罗敏的表现也是“来了就是厦门人”,他甚至比蔡文胜更积极地承担为厦门招商的责任。陆正耀也作为招商代表,为厦门贡献了又一家上市企业。但在这些短暂的虚高成绩背后,却并未带来厦门互联网产业的“春天”。

  对于所有城市而言,快不是不目标,稳才是。不仅厦门互联网没有捷径,所有地域、所有企业亦是如此。

  你对厦门的互联网企业印象最深的是是哪一个?你认为厦门互联网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观点和看法,我们将会在文章推送的一周内,从所有留言评论中,择优选出1位读者,送出价值68元的早晚读书月卡或小米挂耳式无线运动通用蓝牙耳机青春版等随机礼品一份。获奖名单将在每周日的“Tech周报”栏目中公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